消息面来说,有媒体称证监会在商业银行中进行设立券商的试点(选取至少两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已关注到媒体报道,且并没有辟谣,只是说目前没有更多信息需要向市场通报。

他还说,发展高质量投资银行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资本市场发展决策部署的需要,也是推进和扩大直接融资的重要手段。

“关于如何推进,有多种路径选择,现在尚在讨论之中。不管通过何种方式,都不会对现有行业格局形成大的冲击。”

看来监管的确有此设计。

一、

市场问,银行有券商牌照,意味着大资金要来炒股吗?

市场问,银行有券商牌照,意味着要抢券商生意了吗?

第一条,显然不是。

第二条,理论上银行是可以这么做,但监管设计初衷肯定不是如此,优质的银行也没必要以此为新业务重头。

关于第一条,易胜博篮球盘才是炒股的,券商只是开开户,所以银行拿券商牌照不是直接拿钱去炒股。如果大家关心的是有没有拿理财的盘子去炒股,不妨去盯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看,而不是看放开银行设立券商试点。

关于第二条,券商有经纪类业务,比如开开户,代理客户买卖证券,收点买卖佣金;券商还有投行保荐承销类业务。

对于经纪类业务,理论上如果银行拿了券商牌照的确也是可以去做的,但那块蛋糕本来就瘦得可怜好嘛,而且监管层面的考量肯定不会是让银行老大哥去抢小弟们的小玩具。

对于券商的投行类业务,讲真的“愉见财经”一直想说,“投行业务”在我们的用词里包含面太广了,但其实差别很大。券商们所谓的投行业务,就是做做保荐啦承销啦这些的,说白了是人家上市场前打下手做辅助的服务性工作,不是真的拿着自己的真金白银投资,然后深度参与企业经营的那种“投行”。所以呢,我也不觉得银行拿了券商牌照,主要目的是去掺和这摊事儿的。

“愉见财经”给大家整扒个数据吧,能比较直观说明问题:2019年我国证券业收入3600亿元,银行业收入60000亿元。所以监管怎么会让个有60000亿收入的老大哥去盯着3600亿的零头看呢,不会的。

存量博弈没啥意思。要玩就玩个高质量的。

二、

那银行要券商牌照干啥用?

群里有银行朋友说,他们以后指望着重回混业经营时代了。话是没错,趋势是在的,但这个“以后”估计要很长远了。

其实这些年监管的思路是很明确的,剑指实体经济,输血给企业们,扩大直接融资,同时证监会也一直指望着提高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的质量。

给银行券商牌照和监管所期的这些,有啥关联?举两点我想到的吧。

我想到的第一点。比方说投贷联动类业务,也就是银行可以真正地以股权的方式进到企业里。当然做法上肯定会有个资金及风险的区格,也许会要求银行设立有投资功能的子公司、或内部某种类似的子机构架构,要不然也许初期会设立个专门的易胜博篮球盘之类?(这趴是我瞎想的,请指正。)

现在商业银行卡在哪里呢?有些前景好但风险高的企业,比如科创企业吧,银行不是不想合作,但只能以“债”的形式进去,显然性价比不对头嘛。我们做投资,高风险是对应高收益的,凭啥要银行承担高风险对应低收益呢?放放贷款,利息能开多高呀。如果用各种“回存”呀、保证金呀来增加苛捐杂税吧,就算监管没查到,人家初创型企业不干,摊摊手,真没钱。

这种情况下,银行干的活就变成了“让利”。让利虽符合社会责任逻辑,但总归希望有个符合商业逻辑的办法吧。投贷联动就是其中之一,以股的方式进去,高风险对应高收益,那就OK了。

三、

不过,说得轻巧做起来并不容易的。要不然,现在已经有的那几家投贷联动试点银行,为何没整出啥大动静呢?

一则,还是有很多机制没理顺。我听业内朋友叨叨过,比如等某个批复一等等很久啊,内部的风险容忍度不匹配啊,配套机制不健全啊,一个行权机制都要走大半年啊之类的……

二则,也是我想斗胆问问银行们的,如果真到了可以“投”的那天,现有的人才储备,真的有投资能力了吗?会不会还是以一套旧有的“债”的思维在判断“投”,或者只敢傍着政府或园区资源、傍着一线VC等开展业务,而没有自己的放量机制呢?

(顺便牢骚一句,反正我天天看券商研报,这么多被评“买入”、“增持”的公司跌跌不休,还有财务造假的,券商也不过如此,银行届时的投研能力如何?我是有点忐忑的……)

所以,“愉见财经”一方面努力往“正解”方向引,说着银行大哥没必要抢小弟的玩具,又同时担心着,别到时候银行的“真投行”能力跟不上,人才请不到,到头来还是以券商经纪类业务先行。比如来个“办卡送开户0佣金,当天不炒股的资金全都赚活期理财”之类的,那估计真把券商兄弟们逼急了。

四、

我想到的第二点。刚刚是从银行角度出发想的,下面换成证监会角度,我猜测他们也期待更活跃的股权市场,更多的直接融资,以及有质量的上市公司。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薛洪言老师说,获得券商牌照后,银行有能力涉足资本市场,还能反过来带动企业深度参与资本市场。

薛洪言称,银行既是市场中最大的金主,又是绝大多数企业最依赖的金融伙伴,银行入局后,既有能力改善股市的资金面,又有能力改善股市的基本面,自然能给A股市场注入新的活力。

如果银行以“债”的角度去找企业,那就会强调还本付息,看重营业收入,聚焦企业在商品市场中的经营;有了券商牌照后,如果银行以“股”的视角切入,或是深度进入其它投行类业务,则有能力帮助企业在资本市场卖个好价钱,也会引导企业更多地参与资本市场,通过股权融资补充发展资金。